搜索 | 会员  
微软:尖峰时刻
来源: IT新闻网   作者:李瀛寰 邬昆达  日期:2014-6-3  类别:企业  主题:微软  编辑:dezai
央政府采购网的《通知》并未明确要求安装何种操作系统,除了Windows8操作系统被拒门外,Windows7操作系统仍被网开一面。
2014年5月16日,中央政府采购网在通知公告栏发布了一则《关于进行信息类协议供货强制节能产品补充招标的通知》(下称“《通知》”),全文不足500字。
 
乍看上去,这不过是一纸普通公文:典型的长标题,简短明了的内容,一、二、三条目式罗列的要求。但有心人会发现,在要求条款中,第五条略显特别:“所有计算机类产品不允许安装Windows 8操作系统”。
 
四天后,新华社就此发布了一则简短报道,特别提到上述要求。中央政府采购网的这则简短通知与新华社的报道被媒体大量转发,引发各种解读。
 
 
Windows 8“不安全”遭拒?
 
5月16日中央政府采购网的《通知》附带的Excel附件里,列出的此次补充招标采购品目中,涉及操作系统的计算机类产品仅有便携式计算机10台、平板电脑5台、台式计算机10台。
 
按照惯常理解,将这条限制条款解读为仅限于本次这25台计算机品类的小规模补充招标,似乎也并无值得大惊小怪之处。作出这样的限制,可能是考虑到软件兼容性问题、用户习惯问题、硬件性能问题,或者可能是招标方有其他方面的考虑,比如操作系统另行统一采购等。
 
《通知》起初并未引起更多关注。但随着新华社的报道出炉,有外媒迅即将中央政府对Windows 8的禁购,与中美网络安全交锋联系起来,认为这是中方打出的一张先手牌。
 
5月23日,记者致电微软公关部。对于这一事件,微软方面的回应是:“微软一直以来注重与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以及其他相关政府机构的沟通,积极配合政府采购的产品评估工作,确保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能达到政府采购的所有要求。我们将持续这样的努力,并深信,Windows 8符合政府采购的各项期许。Windows8 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赢得广泛的客户认可,其中包括许多政府客户,纷纷采用Windows8这一主流安全的操作系统。”
 
从历史上来看,微软与通用电器、波音等巨头公司一样,常会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中美外交或贸易摩擦。外媒将中央政府采购禁用Windows 8与中美在网络安全上的交锋联系起来,有类似猜测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就时间上来看,中央政府采购网的《通知》发布在前(5月16日),而美方起诉中国军方人员在后(5月19日),外媒认为禁用Windows 8与中美在网络安全上的交锋相关,显得有些站不住脚。尽管新华社的报道在时间点上勉强尚算契合(5月21日),但将整个事件前后联系起来看,将其视为中方某种形式的回应,显然无法让人心悦诚服。
 
中央政府采购网的《通知》并未明确要求安装何种操作系统,就对文本理解,除了Windows 8操作系统被拒门外,Windows 7操作系统仍被网开一面。
 
分析人士指出,这恰好说明中方并非刻意施压微软,而是基于信息安全考量。毋庸置疑的是,随着社会信息化进程的加速,信息安全已成为各国国防、军事、政府等领域高度关注的问题,已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在移动通信领域,从3G时代,中国就开始力推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 3G技术和TD-LTE 4G技术,其背后的动因无疑就是信息安全。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信息安全测评中心专家委员会专家倪光南曾撰文指出,微软的Windows Vista当年之所以未能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就是因为“国信办”确认其架构不可控,可能会使用户计算机被平台厂商掌控。
 
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洪波认为,中美博弈会是未来很长时间内的一个重要主题,互信将越来越稀缺。中国政府部门的计算机运行不可信的操作系统,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如果此事有技术层面的考虑,我认为也是次要的、附属性的,主要还是长期战略考虑。”
 
5月26日,倪光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斯诺登事件”告诉人们,信息战往往是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像“棱镜门”这类大规模监控计划应当被认为是信息战的具体实施,“信息战并不是什么科幻大片中的炒作,而是已经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现实。”
 
倪光南表示,过去一些年,我国没有高层机构负责国家的网络空间安全,也缺乏相应的制度,导致目前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和核心技术设备大量采用外国软硬件,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这次界定“关系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的系统使用的重要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一是需要考虑信息系统为谁服务、与谁相关。二是需考虑所采用的产品和服务的性质,区别出不同属性:一般的,还是重要的。通过这两方面的考察,可以界定产品和服务是否属于审查制度适用的范围。
 
此次中央政府限购Windows 8一事,从本质来看,Windows 8本属于应该“界定”的产品。与Windows Vista一样,Windows 8也属可信计算架构,强调行为结果的可预测和可控制,该技术给予了平台厂商过多操控权,用户实际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对自己计算机的控制权,控制权很大一部分转移到了提供可信计算的平台厂商手中。
 
问题是,有时提供可信计算的平台厂商本身可能并不是那么值得信任。也就是说,在不了解Windows 8源代码的情况下,使用Windows 8平台,用户信息安全可能会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当然是政府采购不能接受的。
 
同时,相较于Windows 7,Windows 8更加消费化,用户可更方便地通过云共享内容,更易导致信息外泄。换言之,与Windows Vista属同类架构的Windows 8,不可控程度更高。
 
 
禁购或引发蝴蝶效应
 
中央政府采购将Windows 8拒之门外,引发业界关注。
 
记者注意到一个时点上的契合:一个多月前,微软宣布,自2014年4月8日起,停止对Windows XP操作系统的支持服务。这无疑将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大批Windows XP用户推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让用户顿然产生出一种被微软“绑架”了的感觉。
 
虽然有腾讯、联想等诸多企业在Windows XP退休之际提出了保护用户的“扎篱笆”计划,但来自微软的“放弃”更让用户感觉到“心寒”。这也意味着,服役周期长达13年之久的Windows XP操作系统陷入了无人管、无人问的危险境地,对于今后该操作系统被发现的安全漏洞和黑客针对该操作系统进行的攻击,微软都将不再理会。
 
据市场调研机构NetMarketShare公司估计,中国有近3/4的PC机运行的是Windows XP操作系统。如若选择升级至微软最新的Windows 8操作系统,就需要向微软支付一笔不菲的升级费用。关键是升级之后,谁能保证数年、或者十数年之后,更新一代操作系统出炉之际,微软会不会故伎重施?若不升级,则会让数以千万计运行着Windows XP的计算机面临系统漏洞和恶意软件的威胁。
 
据悉,微软宣布终止Windows XP服务后,一时之间,来自世界各地的Windows 7、Windows 8升级订单确如过江之鲫纷至沓来。
 
不管微软方面如何解释,其终止Windows XP服务的理由其实再简单不过,就是想迫使Windows XP用户转向其主推的Windows 8操作系统,推动后者销售增长,获取更多利润空间。
 
形势峰回路转,中国政府采购对Windows 8说“不”,将对微软中国市场营收造成重大影响。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估算,微软可能将因此损失上百亿元。
 
Windows 8是行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产品发布,其营销投入已高达15亿—18亿美元。目前,Windows 8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刚突破12%,与全球范围26.29%的市场份额还有一倍多空间,与Windows XP在中国市场七成以上的占有率更是相去甚远,Windows 8在中国市场显然尚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实际上,微软失去的可能并不仅仅是中国政府的采购订单。政府采购、央企、OEM是微软在中国市场上的三大收入支柱。其中,政府采购常带有风向标的指向性意义,央企往往会与政府采购联动。可以想见,中央政府采购网此举,很可能会在中国乃至更广的领域引发蝴蝶效应。
 
 
傲慢与偏见:微软中国市场之殇
 
这一结局,实际上是微软多年来漠视中国市场需求、难改对中国市场傲慢与偏见的必然结果。
 
进入中国20年来,微软中国区负责人迄今已换了七任,除任期最长的陈永正、梁念坚在微软中国CEO位置上稳坐四年外,其余基本是两三年一换,甚至不足一年的情况也出现过。而这些CEO离职的原因大都类似—“失去了总部信任”。
 
在中国市场策略的摇摆不定和对中国市场的傲慢与偏见,一直是微软在中国市场的死结。唐骏之前,微软中国负责人的主要任务就是打击盗版。
 
2002年,在中国已加入世贸的大背景下,接手微软中国的唐骏,开始极力游说美国总部对中国实施包括渠道、合作伙伴、产品定价在内的“特区策略”。2003年,唐骏继任者陈永正也力主采取合作而非对抗的积极态度,终于使微软暂时调整了中国市场策略,也使得微软多年来在中国市场裹足不前的状况有所改观。
 
陈永正任内的四年,微软中国在客户关系、业绩、合作伙伴、政府关系等方面都达到了巅峰状态,是微软中国发展最好的时期。这期间,微软在中国赢得了包括政府、合作伙伴、客户的信赖,在政府、央企采购市场,正版化策略得到了支持,相继与联想、方正、同方、TCL签订了“正版Windows合作协议”,先后拿下了政府采购、央企、OEM等大市场。微软中国一跃成为微软全球最重要的收入区域市场。
 
遗憾的是,陈永正最后还是被微软总部替换。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
 
2012年4月,微软大中华区CEO完全换成了外国面孔,微软的中国策略也随之变调,开始谋求终结“中国特区”政策。与此同时,微软又回到了20年前将打击盗版作为中国市场主要策略的怪圈。
 
实际上,此前有关Windows 8定价过高的抱怨不仅来自普通消费者,也来自OEM厂商以及政府和行业采购客户。
 
对于Windows XP终止服务,微软此前曾表示,仍可以为运行XP的企业客户提供延期支持。不过,获得这种支持的代价不菲。
 
据英国《计算机周刊》报道,英国政府已与微软达成了一项这样的延期服务支持协议。根据协议,在2014年4月8日,微软终止Windows XP以及Office 2003和Exchange 2003的商业化支持后,还将继续为英国公共部门使用的Windows XP操作系统及Office 2003和Exchange 2003提供为期12个月的支持和关键及重要安全更新服务。为此,英国政府需向微软支付高达554.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5680万元)的服务费用。
 
 
移动互联时代“走向老迈”
 
在中国市场遭遇的挫折,实际上也是微软目前在全球处境的一个写照。
 
2011年11月,微软以85亿美元收购Skype。此消息一出,业界一片惊呼,微软为何会以如此高的代价收购一个已经过时的产品?是看中了Skype的6.33亿用户,从而接收了Skype的大量债务?还是看好Skype的通信实力,以此阻击谷歌,所以不惜一切代价?
 
如国外分析师所言,微软收购Skype符合逻辑,但是85亿美元的价格实在离谱。这其中,到底藏着怎样的“微软逻辑”?其实来自微软内部人士的看法,更具有看点:“微软历来以软件收费,一张光盘成本才有多少?微软的利润率太高了,有时不得不多花点钱出去,免得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
 
一直以来,微软的商业模式其实已经无须多言,在PC时代横扫天下的微软却在移动互联“走向老迈”。在免费开始大行其道的今天,微软的核心阵地仍是桌面,核心收入仍是传统软件收费。这种商业模式目前举步维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其他市场,包括其美国本土市场。
 
在商业模式上的墨守成规,正是鲍尔默时代微软的最大失误之一;而重桌面轻移动、错失移动互联网市场带来的新机遇,则是鲍尔默时代微软的另一大败笔。
 
在移动终端市场惨败于苹果与谷歌,巨资打造、多年力推的Windows Phone移动操作系统始终不见起色,甚至连其最大合作伙伴诺基亚也被拖累成失败者。这些,无不与微软、或者说鲍尔默错误的策略定位有关。
 
洪波认为,虽然微软新任CEO已经作出选择—跟着用户走,即如果用户需要iPad,那么微软就应该为iPad提供软件。“但问题是,让微软成为微软的那些东西,还能满足用户需要吗?用户还在乎Windows吗?Office还那么不可或缺吗?如果微软的未来不再是保护Windows生态,它拿什么来跟其他的生态系统竞争,比如iOS生态、Android生态等?”
 
巧合的是,微软在中国的20年,也大多为鲍尔默主政时期。
 
谈到微软在中国市场一直以来的“反盗版”,洪波更有感触。他说:“我估计要不了太久,微软求人盗它的版,也没人感兴趣了。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微软过去做得越出色,这种终结就越痛苦。”
 
洪波认为,在软件为核心的时代,微软中国只是微软的中国市场部和政府关系部。未来微软中国的角色注定尴尬:一方面,微软是中美博弈的一个关键介质,难免受技术和市场之外的因素影响;另一方面的尴尬,则来自软件时代向服务时代的升级,而这方面微软的竞争力并不强。
 
2013年8月24日,鲍尔默不日退休的消息传出后,微软股价当即大涨7.29%。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鲍尔默执掌微软的13年间,微软股价累计跌幅超过40%。
 
这或许是资本市场对鲍尔默主政微软的最好注脚。
 
中国政府对微软说“不”,是不是就意味着中国软件企业的机会?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在提案中指出:“要从根本上解决国家信息安全问题,还是要发展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并在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中,比如在政府、行政机关、事业单位等实施国产化替代工程;在具体落实上,更是需要充分结合行政机构原有的信息化资源,从系统、网络安全的角度,去解决信息化建设中来自系统内部、外部的诸多不安全的隐患。”
 
实际上,培育本土平台厂商、发展自主核心技术,正成为世界各国确保国家信息安全的一种重要手段。目前,俄罗斯、德国等国已推行在政府部门电脑中采用本国操作系统软件。因为此前“棱镜门”事件主角斯诺登透露的资料显示,微软公司曾与美国政府合作,帮助美国国家安全局获得互联网上的加密文件数据。
 
有了在移动通信领域TD-SCDMA 3G技术和TD-LTE 4G技术的成功经验,麒麟、COS等已露尖尖角的国产桌面和移动操作系统备受关注。
 
新华社报道中央政府采购禁用Windows 8之后,证券市场上,国产替代预期概念股集体走强,成为当周最牛板块。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