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创新要坚守底线和目标
来源: 界面   作者:王晓冰  日期:2016-12-13  类别:战略管理  主题:创新  编辑:晟睿
腾讯注意到人们对微信提出了四个“能不能”:能不能让有价值的信息传递更高效?能不能让社交网络更有温度?能不能让社会资源配置更迅捷?能不能让社群鸿沟更加弥合?

创新到底是什么?我先分享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2002年一个周五的晚上,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要找一个产品,用Google搜索了半天根本找不到,他就在他们的黑板上写了一句话:“这些广告都糟透了。”两个工程师看到了这句话,就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做了关于搜索结果的研究,也给出了一个建议,要把广告相关度的数值也纳入搜索的范畴,广告先后的排列也应该是以相关性为主要标准,而不是以广告商意愿支付多少费用,或者广告获得的点击量为准排列。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提出、沟通和交流,产生的是Google搜索引擎的一个重要创新。

第二个故事:腾讯有一个产品叫QQ空间,它的一个附属产品是QQ音乐。腾讯当时思考怎么让大家为音乐付费。他们发现中国人是很好客的,他们可能自己省吃俭用,但是客人来的时候会很好地招待他们。于是他们就想,在QQ空间里面放一些好听的音乐给朋友来听,用户会不会愿意付费?结果这就成了QQ空间收费的开始。

第三个故事:芭比娃娃的创新是怎么发生的呢?创始人有一天回家之后,看到她的孩子跟其他女孩子玩游戏,她们假装自己是一个成年的女人,喜欢穿高跟鞋、抹口红。她由此看到,孩子们喜欢的玩偶其实是成年女性的样子,于是就有了芭比娃娃的出现。

这三个故事说明,其实创新门槛没有那么高,创新是无处不在的。

Google提出创新要非常实用。

Google对创新的标准是:是否能影响数亿人乃至几十亿人的应用;是否有突破性的解决方案;是否有跟过去截然不同的解决方案。Google用这三点去判断这个东西有没有创新性,是否可能会被市场认可。所以创新首先是从解决问题出发的。

同样,腾讯QQ其实在早期就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创新。例如腾讯发现中国人上网和外国人有很大的区别,中国人是在网吧上网,美国用自己的电脑上网。那就有一个问题,把个人资料存在哪?于是他们做了一个创新就是把个人资料放在后台储存。另外,当时中国还是电话拨号上网的时代,下载速度是非常慢的。腾讯为了提高下载速度,开发人员花了很长时间把QQ软件压缩到了200多KB。这个也使得QQ在面临着无数模仿ICQ的上百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最近马化腾提出了两点对年轻人创新创业的建议:第一个是一定要关注解决重点问题,这是创新的源头;第二要留意跨界。

痛点和跨界是有相似之处的。腾讯红包是一个非常小的发明,但是这个小发明撬动了整个微信支付的大市场。它非常有中国特色,用比较小的杠杆去解决比较大的问题。Google总结了要创新就要吸引最好的创意精英到公司来,要给他们自由创意的空间,要把用户而不是把盈利放在第一位。他们有一句名言是“聚焦用户,那么一切就水到渠成”。腾讯也有一条规则叫做“以用户价值为依归”。Google曾经推出即时搜索的功能,刚刚敲出来一个词的时候,它就猜测你可能要搜索什么词,下面会出一些显示栏,可以从中做选择,这样会加快你搜索的速度。这个功能的研发并不难,难处在于这个功能研发出来以后,大家就要讨论我们要不要推出这个功能?推出这个功能的话,财务部门就会提出这会影响一部分广告收入,因为假设你原来点出来的结果跟下面不一样,那对广告量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事实上确实有一些影响,但是那点影响相对于Google赢得用户的心来说并不重要。

创新要坚守一些底线和目标。这也决定了你的创新是什么样的创新。腾讯其实在近年也提出很多目标,包括要做最受尊敬的互联网公司。最近腾讯注意到了大家对于微信的依赖,提出了四个“能不能”:能不能让有价值的信息传递更高效?能不能让社交网络更有温度?能不能让社会资源配置更迅捷?能不能让社群鸿沟更加弥合?

Google的创新有两种,一种是GoogleX类型的创新,包括无人驾驶等,还有一类创新,是一年要对Google搜索进行500次左右的改进。每一步改进,可能都微乎其微,但是最后积累成一个很大的创新。QQ起步于模仿ICQ,但是现在的QQ跟早期的ICQ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产品了。在它的整个发展过程当中引入非常多的功能,比如说聊天室,比如说头像的个性化,比如文件传输等等,最终把自己变成了跟模仿对象完全不同的产品。微信也走了同样的道路,微信最初有过一个模仿者,但是最终微信变成了一个无所不包的应用型产品。我们会发现创新有它自己一步一步积累的过程,这也是一条很重要的创新的路径。

回到我刚才开始的问题,到底创新是什么?我是觉得创新没有那么高的门槛,创新可能需要具备一定的基础,基础到了以后,各种各样的创新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但是在愿景和目标上面,为什么我们现在没有破坏性创新或者颠覆性创新?

Google自己有一句话叫做把目标放大十倍。相比之下我们会看到中国企业的差距。比如我记得在2000年的时候,联想公司的柳传志作为中关村的教父,讲了一个著名的拧毛巾的理论:中国公司,现在其实还主要是靠拧毛巾,就是挤成本来获得一点盈利。联想这么多年来其实它的整个净利率都是非常低的,长期可能是在9%左右。但是我们现在跟过去有了很大的区别,我们科技投入达到全球第二,有强大的生产能力,并且在过去20到30年的发展当中,集聚了庞大的工程师队伍。我们还有一个愿意尝新的庞大的用户群,所以我相信中国创新的奇点已经来临。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广告那些事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