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七年再进化,支付宝“干掉”支付宝
来源: 蓝洞商业   作者:翟文婷  日期:2018-11-13  类别:新零售  主题:电子支付  编辑:阑夜微凉
目光被转向的正是生物识别技术的支付使用率。双十一线上场景中,已经超过一半以上的用户不再通过输密码支付,而是通过指纹或刷脸。刚刚过去的2018双十一,通过支付宝指纹、刷脸支付完成的交易占

晚上9点多,杭州一家肯德基门口,黑压压立着20多人。他们手拎类似公文包的东西,互相交谈着,像是在等待什么。路人走过,忍不住回头,眼中满是好奇。

9点半,肯德基打烊。这伙人集体冲了进去。

他们是支付宝资深数据技术专家留招的团队,20多天时间,差不多每晚准时出现在这家肯德基,9点半到凌晨2点,安装设备、调试系统。2017年9月,这里成为全国第一家可以刷脸付的概念店。

上线头几天,留招去现场调研。一位抱小孩的年轻妈妈来点单,他上前打算亲自推广下这个可以解放双手的新支付手段,刚开口,被误认为他不知怎么用。年轻妈妈以身示范,亲自操作了一遍。

“本来要去教育用户,结果被用户教育了。”留招心生欣慰,结果比他预想中要好。

以刷脸付为代表的生物识别技术是支付宝支付方式的新尝试,这或许是改变第三方支付行业格局的起点。

比如,往年双十一蚂蚁金服内部更关注容量问题。所以那时候都在看一天能产生多少笔数、多少交易量。后来GMV猛增,零点瞬时成交量变成最难过的关卡,峰值成为关注焦点。每年零点的高峰期能完成几万笔一秒、十几万笔一秒还是二十几万笔一秒。再之后,移动端兴起,移动支付占比又成为支付实力强弱最重要的一个指标。

但阿里合伙人、支付宝总裁倪行军(告诉记者,“今年这些数字都不再是我们最关注的东西。”

目光被转向的正是生物识别技术的支付使用率。双十一线上场景中,已经超过一半以上的用户不再通过输密码支付,而是通过指纹或刷脸。刚刚过去的2018双十一,通过支付宝指纹、刷脸支付完成的交易占比达到60.3%。

对于在支付相关技术领域深耕多年的支付宝来说,布局物联网时代的新支付方式,这只是个开始。

解放双手

2015年3月,德国汉诺威CeBIT信息及通信技术博览会开幕式现场,马云用刷脸付从淘宝网购买了一套1948年汉诺威纪念邮票。这是外界第一次真实感知,“刷脸”时代原来如此之近。

阿里合伙人、蚂蚁金服CTO程立(花名鲁肃)向记者回忆当时情景时说,“技术还处在实验室阶段,不能跟现在相比,当时没有提及商家层面的应用。”

据说,那个时间点前后,技术团队陆续在人脸支付更新了十几个版本,不断优化用户的体验和安全性。

刷脸付很重要的是解决抗攻击,这个难关后来才突破。但有些世界性命题目前依然无解,比如FaceID还解决不了双胞胎识别问题。

但从实验室阶段到场景应用落地,还有漫长的技术难题。

生物识别技术本身复杂度高于条码付,即便是进展最快的刷脸付,背后算法非常复杂。首先人脸库需要积累,技术团队可能要采集无数数据,才能得到更为精确的对比算法。

此外,生物识别技依赖硬件终端的革新。例如,刷脸付功能的手机摄像头,一个模组现在只需十几块钱,就可以达到比较好的拍摄效果。但之前不仅像素质量低,价格也贵,无法做到大规模铺设。即便如现在,线下刷脸付终端对摄像头要求依然比一般意义上的要高。

众多技术路径中,支付宝如何确立推行人脸方案?

其实无论是人脸还是指纹,这些手段的目的是为了识别出对方是谁。对支付方式的创新和研究,留招总结可通过三个维度来确认:what you know(你知道什么)、what you are(你是谁),what you have(你有什么东西)。

以前,我们一直用的都是“what you have”和“what you know”,比如一张银行卡配上密码,但这两样东西都带来了负担,比如忘记了密码怎么办,银行卡丢了怎么办?即便在移动支付时代,依然要依赖智能手机。

理论上,最好的方法就是“what you are”。因为脸、指纹、DNA都是被动的,对于用户来说投入的成本是最小的。比尔·盖茨出门就不需要带名片,大家都认识他。

技术从实验室到商用,往往是渐进式的发展,它需要积累到一定程度,然后才会是跳跃式发展。指纹识别被研究50多年,近几年才被大量应用于各种场景,因为它的通过率超过一定量级,才会被用户所信任。

人脸识别也是如此。2016年12月前后,支付宝做了一轮突击,他们想快速提高通过率,当时主攻的是支付宝APP登录页。基于这样的技术基础,一年后支付宝开始尝试把刷脸付应用于线下。

2017年9月,支付宝刷脸付第一次在肯德基被应用,此后一年时间内100个城市上线了100万台刷脸设备。今年8月15日开始大规模商业化。

被遗忘的

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告诉记者,除了人脸外,支付宝还做过指纹、掌纹、签名、声纹等尝试,有成功有失败。

2012年愚人节,受年初《碟中谍4》上映的启发,蚂蚁金服跟大家开了个玩笑。大意是,识别人眼的技术已经不是梦想,眼球识别、眼纹识别和虹膜识别是研究进展最快的几个方向,“视网膜支付”箭在弦上,准备好你们的眼睛了吗?

此后,每年他们都会在这天大胆想象黑科技与支付的关系,从“意念支付”到“空付”。但不要以为,这真的就是想想而已。

支付宝投入生物识别技术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苗人凤解释,当时他们看到支付未来的两个核心方向,移动支付和全面脱媒。更具体一些,只有生物识别技术才能帮助人不依赖媒介,达到未来无感支付的理想状态。

2011年,最先被重点研究的两个生物识别方向是虹膜和声纹。按照留招所说你知道什么、你是谁,你有什么东西三个维度,账户安全首先要完成人自身的身份校验问题。

这两个方向被选定跟当时PC为主的历史背景有关,人与电脑交互更多停留在“视听”层面。但最后发现,虹膜和声纹实现起来太难。

支付宝从中科院调来一台虹膜识别技术的机器,体积超大,差不多有一人高,而且据说主要应用在工业领域。要想把这样的功能浓缩在PC摄像头里,无疑痴人说梦。

声纹也不太理想。这项技术严重依赖周围环境,即便做出降噪处理后,如果人本身的嗓音有所变化,都会直接影响识别效果。更何况,当时智能手机语音并未被广泛应用。声纹随后也被pass。

2012年底,技术团队把方向转为指纹识别,与智能手机几乎同步进化爆发,指纹此后被验证为是真正可行可靠的。

不过早期体验并不似现在这般流畅。用户要在线下收银台登陆支付宝账号,录入指纹并绑定,然后才可以快速付款。当时支付密码复杂冗长,首次使用并不轻松。

直到2014年6月,一位华为手机使用者成为首个开通支付宝指纹支付的用户。2015年,这个数字就增长到2000多万,当年双十一首次支持使用指纹支付。今年,刷脸付已成主角。

快马与火车赛跑

干掉手机,解放双手,用户不需要不携带任何设备,仅通过刷脸就可以完成支付。显而易见,速度很快,通俗点讲不用长时间排大队了。

以自助收银设备为例,用户挑选完商品,自己在设备扫码完成计价,随后根据屏幕提示,完成人脸识别和输入手机号验证,即可成功付款完成交易。

这有效缓解高峰时段结账排队现象,令收银结算效率提升50%以上。如今,在大部分试点门店,消费者选择这种新方式进行结账的超过20%。

但如果烦恼没有那么明显,或许商家对刷脸付的渴求没有那么强烈。毕竟这不是简单地布几台POS机,设备依然有成本和门槛,刷脸付还无法像二维码那样被广泛应用。找到有痛点需求的商家,是支付宝刷脸付自身的痛点。

他们选取客流量最大的零售快销和医院,作为最重要的两个商业化落地场景。前者有肯德基、卜蜂莲花这样的连锁店,后者最早的案例则是江西省人民医院。

刷脸付带动一些新客户加入支付宝。蚂蚁金服零售行业负责人锋笙表示,卜蜂莲花在中国南部地区的连锁超市布局众多,支付宝的刷脸付和自助场景,正带来一些新增用户,他们可能由现金用户和微信支付用户转移而来。

但拉新在医院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医院并非高频场景,而且大家都急于解决自己的问题。

蚂蚁金服医疗行业负责人老菡分析,刷脸付可能会成为撬动支付宝的一个新杠杆,但不一定在医院实现。也许是受医院环境触动,在其他场景使用,这是一个叠加过程。

QQ截图20181113105710.jpg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广告那些事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