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罗永浩求生这一年
来源: 36氪   作者:江岳  日期:2019-5-20  类别:企业  主题:其它  编辑:提刀杀红眼
起死回生的故事总比顺遂成功更加吸引人。人们为罗永浩而来,渴望见证并成为故事中的一份子。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锤子账面上的可用金额只有5000万。焦虑,未曾从罗永浩的脸上离开。站在鸟巢中心

01

很难说一年前的那个五月夜晚对罗永浩意味着什么。

5月15日,北京迎来立夏后的第一场大雨,三万人涌进鸟巢体育馆。那天是锤子科技成立6周年纪念日,也是罗永浩在微博上宣传已久的大日子——“把人吓 尿的产品”将在那天面世。

罗永浩的正经里总夹杂着戏谑成分。选取鸟巢作为场地,部分原因居然是赌气:两年前,锤子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发布新品后,有网友在微博留言,“梅赛德斯中心的万人发布会很了不起吗?你有本事到北京的鸟巢开啊!”

于是,那个雷雨之夜,罗永浩就站在了鸟巢舞台中央。

数万人冒雨而来。他们早已从互联网得知罗永浩与锤子这两年经历的戏剧化的一切:2016年穷得险些倒闭,2017年被成都国资的6亿投资拯救,继而造出不太“锤子”的坚果Pro2,拿下市场,用妥协换得生存。

起死回生的故事总比顺遂成功更加吸引人。人们为罗永浩而来,渴望见证并成为故事中的一份子。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锤子账面上的可用金额只有5000万。焦虑,未曾从罗永浩的脸上离开。

站在鸟巢中心的罗永浩应该很紧张。每次公开演讲都是煎熬,他总在上台前的最后时刻忙着修改PPT,然后推迟登场,又不得不面对匆忙修改中的种种错误。

那晚变得寻常,又不寻常。

他照旧迟到了,但晚得不算久。演讲匆匆进行,他只花了半小时介绍坚果R1,余下的时间都留给了TNT 工作站——一款宣称可以让工作效率提高300%以上、掀起人机交互革命的产品。

image.png

但现场演示并不顺利。卡顿频发之下,罗永浩嘀咕着“完蛋了”、“玩砸了”,话筒把他的焦虑传递得很真切。多次演示失败后,他只能仰起头:“总之,你们懂了吗?”

那成为罗永浩最不满意的一场发布会。

他发誓再也不去鸟巢办发布会。不过,向极客公园张鹏提及此事时,他将那晚的不顺都归结于外部:鸟巢时间管控严格,不准点结束就拔电,开场前五分钟,他不得已紧急删掉了40多页PPT;露天体育馆舞台与观众距离太远,让他心里不踏实。

天生骄傲之人,怎会轻易认错?

锤子产品经理朱海舟对那晚的曲折也有诗意解读。在本周那篇创下173万阅读的文章《我们向往的那片海》里,他这样写道——

还记得一年前的那场发布会,下了瓢泼大雨。

雨过后,出现这样一页幻灯:

“我们在意的并不是眼前的红海或蓝海,而是几千、几万海里之外,你我从未见过的那片海域。”

回顾过去的七年,Smartisan团队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扁舟,无数次被狂风吹倒,被巨浪吞没,又无数次抖落积水,撑起桅杆,重新出现在海平面。航速未曾降低,航向未曾偏移。

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

罗永浩仍在海中航行。但5月15日那场雷雨,似乎成为他改变航向的标志。

02

3个月后,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它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五棵松体育馆,以及“乐视生态中心”——败局掀开之前,贾跃亭是这里的超级明星。

8月20日那个夏日夜晚,这里属于罗永浩。

中国天气网用了“天朗气清”形容那天北京的气象条件,但无人知晓罗永浩当时的真实心情。过去3个月里,关于TNT 的关键词只有嘲讽和尴尬。那晚,罗永浩站在一张只有省略号的PPT 前,略显无奈,“我们甚至很难从网上找到关于TNT的正面评论”。

虽然市场和口碑已经输掉,但他仍然打定主意成为骄傲的失败者。他引用了《圣经》里的话作为安慰:“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过,他已经不像3个月前那样底气十足——那时他断言,抱着腐朽的键鼠嘲笑语音操控的傻x们,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桶里去,如今他承认,“TNT 风险非常大,投入非常高,回报非常慢,所以对企业来讲,它是个冒险、激进的方案。”

从初夏到盛夏的短短3个月间,北京的气温上升有多明显,罗永浩的境遇下滑就有明显。

他在5月发布的两款硬件产品都遇冷了:被众人嘲笑的TNT 难产;坚果R1 也没有重复 Pro 2 的成功,它发布不久就遭遇小米8,两款机型配置接近,后者起售价便宜800元,直接抢走了市场份额。

锤子又一次驶入风雨之中,生存重新成为它的首要课题。

罗永浩决定继续探索手机之外的领域。在8月的凯迪拉克中心,主打“稳健”的坚果 Pro 2s 只是配角,他把更多时间留给了子弹短信,一款具备“颠覆”意义的社交产品,由锤子投资的快如科技出品。

image.png

不过,即使是罗永浩最忠实的粉丝,大概也会对这款产品的前景存疑。

锤子的过往让人们相信,这位以理想主义为旗帜的英语老师或许善于调动小众情绪、培养口碑,但打造国民产品?这显然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也超出了人们对他的心理预期。

于是,尽管罗永浩在现场给出了“如果你用过,你会懵逼的”之类热情洋溢的赞美之词,但响应者寥寥,他的演示环节被虎嗅作者形容为“发布会全场的情绪最低点”。

沉浸在改变世界的幻想之中,罗永浩选择忽视这些失败的信号。

他也只能如此。

站在2018年夏天,锤子在手机领域突围已经越发艰难。悲观的声音席卷行业,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连续3个季度同比下滑(势头在此后还将继续),国产手机里,华为ov小米抢占住多数市场,笼罩在小厂家头上的只有凄风楚雨。

手机,成了小玩家无力承受的游戏。企业家罗永浩需要为锤子找到新的生存路径。

但他似乎又一次选错了。

03

子弹短信曾经让罗永浩获得短暂欢愉。

发布会后那一周,罗永浩意气风发。随着子弹短信在应用商店一飞冲天,胜利的气息如同夏日的啤酒芬芳让人沉醉。28日,他在微博高调宣布:子弹短信上线七天,快如科技已完成第一轮1.5亿融资。

令人欣喜的战报还有不少:日增用户一度高达100万、54家投资机构上门、腾讯投资部主动接触(后来被辟谣)。

然而,这款在“罗式营销”下一夜走红的社交产品终究没能脱离“高开低走”的罗式产品宿命。尝鲜下载子弹短信的人们发现,自己在其中无好友可聊。人人都有微信的时代里,它的存在确实有些鸡肋。

颓势在1个月后很快显现。子弹短信的日下载量跌至5000多,不及高峰时的零头。

罗永浩渴望打下这场胜仗,他需要一场胜利向投资人、员工、粉丝证明自己。

他一度把办公室设在快如科技,晚上开完整宿会议后,穿着宽松裤子和拖鞋晃到洗手间,洗把脸继续开工。他强势又急切,任何需求都希望第一时间实现,“你一个人要干三天,我给你三个人,你给我干一天。五个人不够,我给你加十个人,加二十个人”。

但他显然无力阻止子弹短信的下滑。它的产品功能并不完善,用户体验也不够好,到11月份时日活已经跌至十几万。

无需微信出手狙击,它已经输给了自己。

罗永浩没能把子弹射入微信心脏,手机业务的疲软却让锤子持续失血。他曾经为2018年定下手机出货350万台的小目标,但这年发布的三款产品坚果3、坚果R1、坚果Pro 2S并未达到预期。

糟糕的事情还在继续。

11月6日,成都五粮液金融城演艺中心,粉丝们手举800元门票入场。在迟到半个小时后,罗永浩终于登场。他以往常发布手机产品的热情介绍了三款家居产品:空气加湿器、智能音箱、登机行李箱,耗时3个小时。

在手机行业整体下滑的2018年,这场没有手机的发布会显然让人生疑。发布会后的半个月里,《财经》、网易科技、《证券日报》等几家媒体集中报道了锤子困境,包括大规模裁员计划、发薪困难、与京东供应链合作遇阻、明年可能不再出手机等等。

罗永浩跌入风暴之中。

他依然强硬,在微博上抨击网易科技记者崔玉贤、《证券日报》管理层,如同愤怒的斗士。微博评论区里,为他摇旗呐喊者依然众多。

但不少人估计在3个月后就选择了倒戈——2019年1月,快如科技发布会,罗永浩主讲。他原本想传达的信息是“我们的情况没外面传的那么差”,但事后看来,那又是一次事与愿违的露脸。

“聊天宝”是那场发布会的主角。当罗永浩熟稔介绍这些拉新手段时,坐在电脑前围观直播的粉丝们估计都会满脸错愕:

“现在推出了一键邀请手机通讯录里是全部好友,通过与中国移动「和飞信」的合作,聊天宝可以实现一对一对信息邀请,减少了友人收到短信时的违和感。每个账号邀请上限为2000 位,每成功邀请一个人开通聊天宝,可获得1.5 元的邀请奖励金,对方可领取5 毛钱。”

对于标榜文艺的锤粉而言,聊天宝是一款充满陌生气息的产品。它的UI设计全无锤子风格,聊天功能之外,它就像一款拼多多和趣头条的结合体,既有9.9元包邮的电商产品,也有阅读新闻领金币的激励机制。

image.png

聊天宝的样子,大概就是罗永浩梦想破碎的样子。

04

成都那场“家居产品发布会”后,有人悲观发问:“不知道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次,还是整个锤子科技的最后一次?”

此后至今,罗永浩没有再举办锤子科技发布会,新项目小野电子烟的官宣也只是在微博上进行。

image.png

今年4月底,他宣布了这个早已被剧透的消息,确认进入电子烟赛道。3个月前,锤子001号员工朱萧木离职创办电子烟品牌FLOW。

电子烟俨然成为新的创业风口,尽管相比此前的共享单车、更早些时候的O2O,它的争议性更强,前景更不明确。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个选择并不让人意外。新手机暂停研发,聊天宝项目解散,离散成为锤子在2019年的关键词,高管离职、专利出让、股权出质……种种坏消息之下,罗永浩急切需要找到新故事。

但有人从情感上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

这被视为一场理想主义者的溃败——如果说手机、TNT、子弹短信甚至家居产品都有罗永浩的梦想依附,电子烟就实在难谈理想了。

锤粉李绮曾经在国贸附近星巴克偶遇罗永浩,当时是4月底,后者正在与类似投资人身份的人士讨论电子烟项目。

“听完以后很失望”,李绮告诉首席人物观,咖啡桌上的罗永浩完全是商人模样,对电子烟没有道德负担,只是冷静分析小野为何要请陈冠希代言:年轻人都喜欢叛逆,抽电子烟属于比较酷的行为,可以针对这些特性去设计产品,等等。

国家政策与风口也是那场讨论的关键词,罗永浩告诉对方:现在政策不明确,但起码这三年还是可以做的。

言语之间,满是投机商人的精明。

这可能是他的无奈之举,也可能是他隐藏起来的另一面。

长久以来,他为人熟知的面孔就是理想主义者、不太顺遂的创业者、追求完美的产品经理——创业初期,他曾经拉上工程师,花一周时间研究妻子对加湿器的需求,把公司的正经工作全耽误了,他后来称之为“产品经理的贪婪”。

当对产品的贪婪进化成对商业的贪婪,罗永浩得到的同时必然也会有失去。

05

罗永浩曾经不善伪装。与柴静等人玩“杀人游戏”时,他最怕抽中“杀手”角色,每次抽中后背全是汗,别人一摸就知道。

他真诚而直接,叶三曾经在《我的朋友老罗》里写到:

刚回国的那段闲暇日子里,有几次跟朋友们深夜喝酒,喝到大家都觉得必须说点掏心窝子的话的时节,我便感慨人生真他妈残酷。总有文青朋友接话,一句一句,渲染,演绎;说到老罗肉掌一挥,“不跟你们聊了”,结帐而去。然后第二天酒醒了打电话骂我,“死文青,人生都是被你们说残酷的”。

扎身商业世界的罗永浩后来经历了许多残酷,在过去一年里尤为集中。几场发布会之后,他在不同的赛道里跌倒,继而又爬起来,蹒跚前行。

image.png

这是他成为商人的代价。

几年前,他举办过一场告别老罗的演讲,宣布从此不再乱说话,要认认真真当好企业家罗永浩。PPT上,胖子扛着锤子远去,背影里透着决绝。

罗永浩做到了。

他未必喜欢这样的自己。他很久没在微博谈论锤子手机,直到5月16日凌晨,他评论了一位粉丝晒出的坚果R1:还会给你们做(手机),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很多人回复他“加油”。对于等待者,这是希望,对于困境中挣扎的罗永浩,亦是如此。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