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滴滴还缺什么
来源: 海克财经   作者:齐介仑  日期:2020/3/30  类别:企业  主题:滴滴  编辑:喵大人
滴滴外卖最终未能在美团、饿了么之外成长为行业第三极,且在几轮烧钱之后一年前便已悄无声息归于失败

整改上线试运营进入第124天后,2020年3月23日,滴滴旗下顺风车业务朝着满血复活方向又前进了一小步——在早前版本提供服务的时间5:00-20:00的基础上,它决定面向所有用户将其延展为5:00-23:00。

动作小心翼翼,但路径无比清晰。有足够理由相信,此时距离滴滴恢复全天24小时顺风车供给已为期不远。只是疫情仍未完全过去,大量用户对其产品迭代细节还感知不多,甚至这当中的很多人因为出行次数骤减,已经很久没有打开并使用过滴滴了。

这是2018年5月6日河南郑州李某、2018年8月24日浙江温州赵某两桩年轻女性乘车遇害案件接连发生后,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滴滴被迫于2018年8月27日宣布无限期下架顺风车业务以来,历经2018年12月18日拿出近5000字整改方案、2019年11月7日及8日小范围试运营并统一男女用户服务时间、2019年11月20日正式投入试运营、2020年3月11日加入“顺路同事”功能并将该功能服务时间后延至23:00等连续多次试探调整之后,滴滴向该业务线发起的新一轮冲击。

顺风车业务之于滴滴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曾被寄予厚望的2020年,对于国内无数商业组织特别是创业公司们而言,实在来得太不友好,滴滴亦在不被友好之列。一个热切期盼触底反弹、筹谋全方位向好的新的年度计划,就这样与一个凶险的正在波及全球、影响全球经济的狡猾病毒正面相逢,平台热度陡降,订单锐减,老问题叠加新问题。

但显然又不能徒唤奈何坐以待毙,要寻找一切向上突破的可能。

能够看到,与前述顺风车业务调整步调几乎同时,滴滴另已于3月11日宣布上线了跑腿业务,名为“滴滴跑腿”。特定区域用户可在滴滴APP下单,由滴滴跑腿员代为采购奶茶、咖啡、蔬菜、水果、鲜花、零食、粮油等各种生活物资,计费规则为按公里收费,不同城市略有差别,新用户首单均有立减优惠。

这是一个由滴滴代驾团队整体负责的全新业务,它隶属于滴滴普惠事业群,目前肩负如上跑腿员职能的,便是那些骑电动车的代驾司机们。据称今后滴滴会视业务开展情况,将跑腿员覆盖范围向网约车司机及社会人员拓展。

据了解,滴滴跑腿业务已先行选取杭州、成都做试点,后已于3月16日在上海、广州、深圳、重庆、长沙、郑州等其他19个城市同步铺开,目前共涉21城。

尽管“滴滴跑腿”这一称谓,已与国内同行“UU跑腿”在2015年所注册的同名商标产生了知识产权争议,而且这个业务形态本身对于当前头部互联网企业而言并不新鲜,美团、饿了么、京东、苏宁等已分别早有布局,而且独立跑腿APP,如闪送、达达、UU跑腿等更是已发展多年,横向比较,看不到滴滴有何显著优势,但它仍义无反顾地闯了进来。

这是继2018年3月比照Uber Eats尝试外卖点餐配送业务之后,滴滴第二次高光踏足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这当中的逻辑,或如美团2017年2月不宣而战进入滴滴的优势领地做打车业务相差不多。

众所周知,滴滴外卖最终未能在美团、饿了么之外成长为行业第三极,且在几轮烧钱之后一年前便已悄无声息归于失败,至于滴滴跑腿能否杀出重围,业界看好的声音委实不多,但如果滴滴对营收不抱太高期待,仅视之为代驾业务的一个附属小功能,而且司机对订单响应踊跃及时、服务质量到位的话,它或将有长期存在下去的可能,否则步滴滴外卖后尘是大概率事件。

作为一个腾讯、阿里、百度、苹果、软银、富士康、淡马锡等均有大手笔参投的互联网新兴巨头,滴滴无疑有着令全球科技公司艳羡的超级豪华的投资人阵营,其估值一度在TMD当中居于首位。

截至2020年3月27日收盘,美团市值5197亿港元,约合670亿美元,字节跳动估值据称早已超过750亿美元,而多个信源向提及,滴滴最新估值,与它2017年12月完成40亿美元股权融资时估值576亿美元最高点相比,已大打折扣,具体数字则不甚统一。

政策性风险仍如影随形。

应该说,估值层面的一时滑落,还不是这家未上市公司当前最大问题,更紧要的是,它将如何釜底抽薪式走出幽暗而漫长的大众恶评通道,成为一家安全、阳光而且在价值观上正向包容、深受用户喜爱的公司,这是其长期价值的灵魂,同时也是与政策及监管风险最为紧密相关的因素之一,它关乎着平台的生死。

01、业务隐忧初显

普华永道旗下战略咨询公司思略特(strategy)在2018年12月推出过一个名为《出行市场的下一个五年》的研究报告。这个报告当中的一组数据,已被各媒体广泛征引,虽然它看起来略粗糙,而且已不能代表网约车市场当前最新状态。当然,总体看,入局平台的位次及占比,迄今几无太大变化。

依据该报告,网约车市场经过几轮兼并,到2018年9月,已形成滴滴占比超九成,美团、首汽、神州、曹操、易到在局部区域各自略有份额的市场格局,这5家平台的具体占比情况为:滴滴91%、美团2%、首汽2%、神州2%、曹操2%、易到1%。

从公司基本面看,目前滴滴在业务层面已形成了涵盖网约车、顺风车、出租车、小桔车服、共享单车、代驾、租车、汽车后市场、金融及保险、自动驾驶等众多条线的庞大架构;而其全球化出行服务如今已发展至澳大利亚、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日本、智利等多个国家;另外它已通过投资的方式,与美国Lyft、印度Ola、东南亚Grab、迪拜Careem等出行平台正在开展深入合作。无论是从产品线的丰富度、市场份额的高低,还是国际化的深度及广度来讲,滴滴都毫无疑问仍是中国出行领域绝对霸主。

但压力及挑战显而易见。

需要看到,网约车范畴里包括快车、专车、豪华车等,但并不包括顺风车,而过去几年间在滴滴身上发生的多起恶性事件与之相关。

这里面至少有两份文件值得揣摩。

2016年7月出台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及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都曾明确将网约车、顺风车并列为两种不同的出行方式。换言之,这两份文件中针对网约车的规定,并不能约束到顺风车。

正是在滴滴顺风车2018年5月、8月接连发生两起重大命案之后,2018年9月10日,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安全管理的紧急通知》,要求立即开展安全大检查,加强网约车及顺风车平台背景核查,严格督促企业落实安全生产和维稳主体责任,健全完善投诉报警和快速反应机制,严厉打击非法营运行为。

代价何其沉痛。

相较两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滴滴公司在包括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在内的联合调查组入驻后的全面整改及此后1年零3个月的顺风车产品下架,其损失不值一提。但即便如此,问题真的解决了吗?

内忧之余,亦有外患。比如,行业变量仍在不断出现,“T3出行”便是其中之一。

2019年3月22日,由一汽、长安、东风这3家国有自主品牌汽车企业,联合腾讯、阿里、苏宁等,共同发起成立的出行平台“T3出行”,在南京举行了项目启动仪式。该项目总投资97.6亿元,其中苏宁出资17亿元,一汽、长安、东风各出资16亿元,腾讯、阿里及其他3家共同出资22.5亿元。

依照官方披露的发展规划,2019年-2021年,T3出行将聚焦网约车运营。T3出行CEO崔大勇在项目启动当日表示,T3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值得信赖的出行服务企业。似乎意有所指。

T3能否成为一支网约车劲旅现在还很难说,但它至少代表着由重资产传统车企发起的一个对滴滴的挑战。这样的外部力量,未来还将多见,生猛程度不一,滴滴不能不防。

滴滴APP活跃度正在下降,这一点在2019年下半年,便已被数据分析机构捕捉到。

据彭博社2019年12月4日报道,美国知名投行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Bernstein)在其发布的报告中援引中国调研机构TalkingData的数据称,2019年第三季度相较2018年同期,中国网约车APP日活跃使用总量,下滑了6.3%;在过去12个月里,占国内网约车日活用户总数93%的滴滴,其乘客端和司机端使用量分别下滑了5%和23%。

如果上述数据确凿无误而且代表着一种趋势的话,那么这对滴滴来说,必然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它还有诸多宏大构想需要实现,下滑是不可以的。

2020年3月24日,滴滴发出全员信,在宣布滴滴原高级副总裁付军华因个人原因离职消息的同时,一个有关滴滴未来3年的发展计划公之于众。

信中称,新的3年,滴滴的目标是“0188”:做一家注重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行业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这是个什么概念?其他暂且不谈,单就单量而言,疫情出现前的滴滴,日均单量虽遥遥领先于同行,但国内国际加起来,仍不过3000万单左右。

02、难题怎么解?

有关滴滴上市的传闻,在2018年上半年热过一阵。

先是2018年4月24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消息称,滴滴正在与多家投行密切接洽IPO事宜,最快将在2018年下半年上市,具体地点则未予透露。

一个月后的5月23日,《香港经济日报》跟进前述消息刊发报道称,滴滴已在积极寻觅基础投资者,已初步确定落户香港,不排除对标小米,以同股不同权的方式上市,预计市值可达700亿-800亿美元,随时超越全球另一网约车龙头Uber的700亿美元估值——2019年5月11日Uber已于纽交所流血上市,截至2020年3月27日,其最新市值已滑落至470亿美元。

但滴滴上市,此后迄今再无下文。前述顺风车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被认为是进程终止的关键原因之一。而重启进程需要在各方面做足准备,团队“回归初心”还不够,收拾人心、向大众示好才是这当中至为重要的一环。

事实上滴滴已经在为之全力补救。比如2019年9月,滴滴与《吐槽大会》出品方笑果文化合作,精心策划的一期名为《七嘴八舌吐滴滴》的节目即属此列且收效不错。全程参与、表达真诚而幽默的柳青,为滴滴赢得了不少好感。但不得不说,公司整体形象的扭转,单靠一期节目远远不够。

与百度在魏则西事件后千夫所指声名狼藉相仿佛,滴滴顺风车事出后负面评价汹涌,最终指向的也是公司文化,尤其它的价值观——你这家公司,基因是不是有问题?

很多人已经发现,即便作为公司创始人及CEO,程维也一度觉得滴滴的文化说不清楚。

滴滴顺风车此前曾推出过一系列被指暧昧的宣传海报,而滴滴顺风车事业部前总经理在事件前后的颇多说法、做法,常被拿来作为“滴滴的文化出了大问题”的证据。

这当中引发最激烈批评的是其在2015年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的如下一段表述:“滴滴顺风车让私家车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更为费解的是,此前不但鼓励乘客与司机“社交”,且在2018年5月河南郑州李某遇害、滴滴顺风车将乘客信息调整为“默认隐藏”后,在其管理期间,不知何人受到了何等授意,又将其悄悄改回了“默认公开”。据称乘客信息公开对顺风车的成单率有帮助。没多久,浙江温州乐清女孩赵某遇害。

巨大压力下,2018年8月29日,滴滴以程维、柳青名义,发出致歉信称,“对不起,我们辜负了大家”,“经历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缺乏敬畏之心的”,“归根结底是我们的胜利心盖过了初心”,未来的滴滴将“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标尺,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

如果今天打开滴滴官网,你能看到,滴滴已将其公司文化和价值观不仅做了精细梳理,而且专辟了位置清晰展示,并细分了条目予以解读。

依据该展示资料,滴滴价值观包括6个方面:创造用户价值、数据驱动、合作共赢、正直、成长、多元。

以第一条,即“创造用户价值”为例,它的细分条目是:1、为用户创造价值是滴滴存在的理由;2、持续创新,不进则退;3、安全第一、体验第二、效率第三。

滴滴还缺什么?

同时得以清晰化的还有滴滴的愿景:引领汽车和交通行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

2018年4月,滴滴联合北汽、长安、奇瑞、比亚迪、吉利、华泰、江淮、车和家、宁德时代、博世、四维图新等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涉及汽车制造、零配件、新能源、车联网、数字地图等多个领域,共同发起成立了一个名为“洪流联盟”的汽车运营商平台。

据称,洪流联盟的核心价值理念是开放和赋能,除了将流量、大数据、产品运营能力、渠道网络等资源向联盟伙伴开放之外,滴滴另提出了分时租赁、汽车后市场等面向未来出行用户和车主需求的合作解决方案。

在当天的演讲中,程维说,未来10年,滴滴将要在全球范围内服务20亿用户,满足用户50%的出行需求,推广1000万辆共享新能源汽车;在此期间,滴滴有三大愿景:一是希望走出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二是希望能够共建汽车运营商平台;三是希望成为全球智能交通技术的引领者。

业内人熟知,2019年8月,滴滴已将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滴滴CTO张博兼任该自动驾驶公司CEO,原顺为基金执行董事孟醒出任COO。

2020年3月23日,美国科技新媒体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多次重磅加持滴滴的软银孙正义,即将敲定领投对滴滴自动驾驶公司3亿美元的融资。

这是疫情期间坠入谷底的滴滴,近日迎来的一个极为难得的好消息。

资本、技术、先发优势、战略资源、全球视野,这些滴滴都不缺;亏损说到底也无需多虑,因为它是个刚需;而且疫情终将过去,受影响的规划无非做个延后或调整;现在看,摆在滴滴面前的真问题,似乎只有一个:它能不能让中国人民放心。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