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会员  
跨国药企的2020年数字化变革之路
来源: 动脉网   作者:CIO之家的朋友  日期:2021/1/11  类别:IT科技  主题:业界  编辑:Editha
数字化技术与各行业间的结合在疫情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医疗健康行业尤为如此。

回顾2020,一定绕不开两个关键词,“疫情”、“互联网”。

强传染性的SARS-CoV-2病毒让人们不得不限制自己的社交以构筑“安全距离”,但互联网又让这一距离重新缩短至零。线下经济无可避免地受到疫情的强烈冲击,但线上经济却迎来蓬勃发展。2020,充满挑战又满是机遇。

数字化技术与各行业间的结合在疫情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医疗健康行业尤为如此。线下医院的运转受到疫情阻碍,但民众的医疗需求却有增无减,互联网医疗迎来了有史以来增长最为强劲的发展。

巨头的战略布局似乎一直都是行业发展的指向标。这些足迹遍布全球的跨国药企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电子数据采集等技术和平台,加速药物研发的效率,加速临床试验的进程,拉近与医生、患者之间的关系,全面革新制药业务的流程。

通过了解医疗行业的跨国精英企业战略布局,或许能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医疗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2020跨国药企数字化布局分布图

2020跨国药企数字化布局合作关系图

我们通过对在数字化医疗进行布局的多家跨国药企近5年、共3479条话题资讯和具体新闻进行梳理和分析,得出了以下结论:

1. 2016-2018年,跨国药企的数字化布局处于初级阶段,与众多数字技术公司展开合作,主要致力于数字化平台的搭建和内部管理的数字化升级,此时真实世界研究初露头角;

2. 2019-2020年,大部分跨国药企数字化建设相对完善,其焦点和重心大部分放在与互联网医疗的广泛合作上,数字疗法方兴未艾,真实世界研究布局加速;

3. 大药企联姻互联网医疗,重点布局慢病管理领域;

4. 数字疗法帮助大药企提升个性化服务质量和患者管理疾病效率

接下来,我们将以上述结论为引,以图表和文字的形式展开具体论述和分析。

近5年,跨国大药企在数字化医疗如何布局?

通过分析具体新闻事件,我们将跨国大药企近5年的数字化布局做了5个方面的划分,分别是互联网医疗,数字化建设,药物研发,数字疗法和真实世界数据。

需要指出的是,互联网医疗主要指跨国药企与互联网医疗企业和互联网医院的相关合作事件。数字化建设在2016-2018年期间主要指跨国药企在国内外相关智慧医疗平台的搭建以及内部的数字化升级;2019-2020年期间,数字化建设主要指跨国药企利用数字化技术提升内部运转效率。

图1

由图1我们可以发现,在2016-2018年,跨国药企数字化建设布局比例为35%,占比最大。其次为互联网医疗布局(28%),数字疗法布局(26%),药物研发数字化布局(9%)和真实世界数据布局(2%)。

以上数据表明,在前些年数字化技术在医疗行业发展还不算成熟的时期,跨国药企主要通过与相关数字技术公司进行合作,进行国内外相关智慧医疗平台的搭建以及内部的数字化升级。在互联网医疗及数字疗法方面,跨国药企也进行了不少尝试。

2016年,美国国会通过《21世纪治愈法案》,法案明确FDA可以在合适情况下使用真实世界数据,作为医疗器械及药品上市后研究及新适应证开发的审批证据。一时间,真实世界研究(RWS, real world study)引爆热点,成为制药巨头领域拓展的重要方向。但事情发展明显需要过程,从图1可以看出,2016-2018年跨国大药企对于真实世界数据应用布局相对还是较少。

图2

图2则表明,2019-2020年,跨国药企布局在互联网医疗上的动作最多(占比54%),数字化建设布局、数字疗法布局,药物研发数字布局以及真实世界数据研究方面的布局已然相差不大。需要说明的是,与2016-2018年不同,2019-2020年跨国药企的数字化建设主要是用于提升内部运转效率,此时数字化平台搭建相对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真实世界数据研究发展很快,从2016-2018年占比跨国药企的数字化布局的2%上升至10%。2019年4月,FDA基于真实世界研究批准了辉瑞爱博新(Ibrance,通用名:哌柏西利,简称PAL)新适应症的补充申请,联合一种芳香酶抑制剂或者氟维司群用于治疗男性H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

这是FDA首次基于真实世界数据审批的药物适应症,颠覆了我们对传统药物审评的认知。此次批准也证明,高质量的真实世界研究可以作为药物的主要审批证据,用于相应的药品审批。

真实世界数据成功应用于FDA的药物审评,是真实世界研究在药物审批领域的里程碑。可以预见,在未来几年,真实世界研究将继续保持这一热度,成为医药信息化新浪潮。

为方便读者更直观地观察跨国大药企在数字化医疗布局在近5年的变化情况,将上述跨国药企在2016-2018年数字化医疗的布局情况和2019-2020数字化医疗的布局情况进行了横向对比。

图3

此外,为方便读者了解部分具体事件信息,我们还对跨国药企相关话题快讯(因篇幅所限,在此只摘取了2020年跨国药企相关数字化布局)进行了摘取,内容如下。接下来,我们在后文将重点针对跨国大药企在2020年的数字化布局展开分析和论述。

表1

大药企联姻互联网医疗,重点布局慢病管理领域

中国互联网医疗产业已从最开始的在线问诊模式,逐步演变成囊括在线问诊、远程治疗、处方外流、送药到家等一整套闭环服务,成为公立医疗资源的有效补充。电子处方、移动支付、远程视频咨询的出现,不仅让患者可在线完成诊疗全流程,也使医患双向沟通更为畅通。

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更是被再次被推上热潮,得到长足发展。被外界病毒封锁住脚步的民众在求医购药上也慢慢适应了网络迁移,而这一习惯的改变无疑将推动医疗机构、零售药店以及药企等全产业链的升级。

我们可以发现,在近几年,跨国药企持续积极地与互联网医疗企业进行互动,越来越重视在互联网医疗方面的布局。那么,互联网医疗为何得到各大药企如此重视?通过与互联网医疗进行持续深度的合作,药企能得到些什么?

表2. 2020年跨国大药企互联网医疗布局情况一览

我们统计了2020年各大跨国药企在国内披露的最新互联网医疗行业合作事件,希望可以从中窥见药企的部分战略意向。

>>>>跨国药企多和互联网医疗头部企业合作,关注点在长期疾病管理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跨国药企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中选择的合作对象,大多是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头部企业——头部互联网企业所具有的高流量用户和成熟的数字化技术平台显然是跨国药企所看重的资源。

同时,我们也可以发现,在与互联网医疗合作中,跨国药企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慢性病、肿瘤、老年病等一些需要长期进行疾病管理的领域。长期疾病管理,意味着药物的持续、长期需求,跨国药企通过为这些领域的患者提供相应的疾病管理服务,进行患者的教育、医生的接洽,成功地实现了医药推广。

通过搭载“互联网+医疗健康”技术及线上平台资源,跨国药企在进一步满足广大患者的用药和诊疗需求的同时,也成功扩大了自家企业药物在中国市场的可及性。

互联网医疗布局的合作模式不同程度地涵盖了在线疾病教育、专家咨询,分享交流、线上预约,送药上门和个性化服务等多环节。各家大药企的竞争暗流涌动,都在着力打造完整的数字化医疗创新方案和闭环服务。

在和互联网医疗合作的过程中,跨国大药企不仅以更低的成本高效地输出了自家药品的相关知识,也通过平台端获取了来自医生、患者对于产品和诊疗及其他服务的直接反馈,相关的患者随访数据等,与传统通过线下渠道医院端获取相关信息相比,线上互联网医疗效率更高、更快。

>>>>互联网医疗端或成为大药企第三大药品营销阵地,与保险业合作是未来发展趋势

2020年11月12日,“国家药监局综合司公开征求《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对网售处方药指明方向,允许网络销售处方药和展示处方药信息”的消息为互联网医疗医药销售打开新格局,处方药网售被一刀切的监管困境终于迎来解禁。

新网售药品监管办法的落地无疑为互联网医药推广打开新的切口。从医药的推广和销售上看,互联网医疗端或会成为在传统医院和零售药店之外的第三大药品营销阵地。

互联网医疗的整个流程,完全可以满足药企在药品上的各方面需求。互联网医疗成为跨国药企争相占据的高地似乎也就自然而然。

此外,从表中我们还可以发现,部分跨国药企如诺华、赛诺菲还在布局多元化创新支付。通过与保险服务的融合创新,与互联网医疗端开展深度合作,在提升优质创新医疗产品和服务的可及性的同时,也提升了诊疗质量及医疗的可负担性。这也必然是大药企未来的长期发展趋势。

数字疗法提升大药企个性化服务质量和患者管理疾病效率

从2019-2020跨国药企数字化布局情况来看,我们可以发现,在近两年,跨国药企在数字疗法上的布局仅次于互联网医疗。相比传统疗法,数字疗法存的优势到底体现在哪?为何药企纷纷布局这一领域?

表3

从上表我们可以发现,在2020下半年,跨国药企布局数字化疗法加速。这在一定程度上归结于2020上半年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以及FDA联合发布了《用于在新冠疫情期间治疗心理疾病的数字健康设备的强制政策》。该政策法文中提到暂时放弃有关心理健康低风险软件工具的要求,如关于报告更正和删除的要求,以及有关注册和上市的要求。

这一政策随即对数字疗法产生了积极影响,政策推出后的很短时间内便有几款数字疗法通过紧急审批,国外方兴未艾的数字疗法又迎来了一次加速。药企更是纷纷加重在该领域的布局。

为何布局数字疗法?药企如何利用数字疗法使患者受益?

>>>>提升患者个性化服务质量,抓取有效患者数据

作为经过临床验证的诊疗手段,数字疗法可获得真实且可用的患者数据,不仅能够优化患者的治疗结果,还可以防止病情恶化从而减少住院。利用数字疗法,患者、护理人员和临床医生还可以随时查询治疗进程更新,从而实现智能化的护理管理和临床决策优化。

此外,利用生物传感技术以及可穿戴设备传输的患者个人健康数据,对药企进行患者服务的改善及产品、药物的后续改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于这一点,美国数字技术公司Medidata 首席执行官Glen de Vries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数字化解决方案对某一类患者身体的全面或者生理特征进行收集,综合对比患者自身的多重因素,能够精准地了解到人与人之间个体差异对治疗效果造成的影响,从而判断出何种治疗产品更加适合何种类型的患者,进一步为患者提供从诊断、药物、手术、康复等各个环节为其制定对症下药的精准化治疗方案”。

同时,Glen de Vries也认为,疫情使民众意识到了数据收集的重要性,也进一步激发、加速了现有数字化解决方案的应用和使用。他坚信,数字化解决方案能够助力药企进行更有效的数据收集和应用。

因此,提升患者个性化服务质量,解读数字疗法反馈的海量数据,并抓取有用信息,是跨国大药企在该领域深入布局的目的之一。

>>>>提升患者管理疾病的效率和患者体验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表格信息中发现,大药企们在数字疗法上的布局方向同互联网医疗类似,大部分布局在需要长期进行护理的慢性疾病上,旨在以更低的成本实现为患者提供更智能化、个性化的精准服务,提升患者管理疾病的效率和患者体验。

以诺华和诺和诺德为例。

诺华宣布收购美国初创软件公司Amblyotech,并将与育碧公司和McGill大学合作,进一步开发针对弱视的创新数字化治疗方案。诺华表示,该种数字治疗方案将通过主动游戏和被动视频的技术训练患者眼睛观看特殊的图像从而达到治疗弱视的目的。

游戏的方式不仅大大提升了患者治疗体验,数字化方式更多是为患者带来便利,以最简便和舒适的方式完成对疾病的治疗,药企也相应承担了更低的成本。

诺和诺德与微软共同打造的糖尿病科普知识智能问答机器人“小诺老师”,主要目的则在于帮助更多中国糖尿病患者了解在糖尿病预防及治疗领域的知识,进行患者教育。

一方面,智能机器人切实地帮助了患者加强对糖尿病知识的学习,增强疾病治疗意识,同时也进一步提高患者对于药品的了解程度,顺利进行了医药推广,提升诺和诺德的潜在患者消费者人群。

另一方面,相比线下活动教育、医生教育,智能机器人服务更为精准、个性化,趣味程度也更高,能提升患者参与度;相比人力资源,智能机器人服务成本更低。

数字疗法有望帮助传统制药公司扩大利润,这也意味着各大药企今后在数字疗法方面的布局会更加广泛而深入。


德仔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德仔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德仔网;
头条那些事
大家在关注
我们的推荐
也许感兴趣的
干货
了解一下吧